精彩小说尽在笔趣阁!

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首页 > 历史小说 > 虞书 > 第六十四章巧言乾坤阴阳合

虞书 第六十四章巧言乾坤阴阳合

作者:大虞太史令 历史小说 2020-08-01 23:50:58

  戈广牧给牵着到了前殿,小道士指着一个正在烧香的女子说:“这是这位女施主了,师兄。”

  戈广牧看这女子打扮的花枝招展,容貌不错,原本那不坚定的心,顿时被破了法。

  那个女子也看到了他们,一双含情秋波看着戈广牧。

  小道士带着戈广牧回到后面,对着戈广牧说:“师兄,如何?还能入你法眼吧。”

  戈广牧点点头,没有说话。

  小道士让戈广牧先等着,然后等到午膳之后,小道士带着戈广牧到了后院的客房之中。

  小道士敲门,里面传来一个娇滴滴地声音说:“是谁?”

  “施主,是来为施主抄经的。”

  女子打开门,对着戈广牧说:“有劳道长了,道长请。”

  小道士站在门外,对着戈广牧说:“我若是出声,你就好好抄经。”

  戈广牧说明白,进入屋子里面,女子也不避嫌,牵着戈广牧的手到了书桌前。

  女子对着戈广牧说:“还请道长为小女子抄写一份这《北斗星君消灾经》。”

  戈广牧看了上面,这经书已经抄写的差不多了,戈广牧将最后那一点抄好,然后就去做仙台之游了。

  等到布施完毕,戈广牧就匆匆忙忙离开,小道士对着戈广牧说:“师兄,如何?”

  戈广牧没有说话,心中颇为羞愧。

  小道士看到戈广牧这个样子,故意说:“其实这也是没有办法,若是师兄能够下山,自然会有好酒好菜招待。如今在观中,自然只能便宜行事。”

  戈广牧想说不是这样,小道士继续说:‘这位女施主想必是不如师兄你的意了,师兄,你只要等着,过几天,师弟我让那永安城有名的玫瑰姑娘到这里来上香,到时候保证师兄你,大讲道法,传我大道。’

  “这……这……还是算了吧。”

  “师兄,我们来修道是为了什么?无非是求一个逍遥快活,这若是整天憋屈自己,那不就是本末倒置了吗?师兄你好好想想,我们是道士,又不是和尚,就算那和尚,谁有真的能够看破,他和尚的祖师爷接引道人,还不是受到那波荀所惑。”

  小道士早就擅长安慰人了,在他巧舌之下,戈广牧的负罪感逐渐减少,他想到,若是自己在家的话,这也不算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。

  于是戈广牧也放松了心,继续以往的生活。

  这小道士果然是一个言而有信之人,很快就带来了那个玫瑰姑娘。

  玫瑰姑娘也如小道士一样所说姿色不凡,就算戈广牧这在西京城见过世面的,也不得不赞叹,这人就算到了西京城,也可以算是数一数二了。

  玫瑰姑娘这一次前来,还带了食物,四样精致的小菜。

  戈广牧坐下之后,玫瑰姑娘为戈广牧敬了一杯酒,戈广牧推辞说自己不敢喝酒。

  “道长,你可拘谨了,那《曹书》说了,酒者天之琼露也,这神仙都喝酒,你们这些修仙的人为何喝酒呢?若是神仙不喝酒,那么天上为什么有酒星呢?”

  戈广牧见玫瑰姑娘谈吐典雅,不由心中佩服,玫瑰姑娘一边用膳,一边和戈广牧谈着文章。

  戈广牧听着颇为惭愧,这玫瑰姑娘精通经史,劝说起来,子曰诗云,道言佛说。

  这如此佳人,戈广牧不由觉得,真是一朵解语花。

  在他离开的时候,脸色再也没有以往的后悔之色,小道士笑着说:“如何师兄,这一次你不会失望了吧。”

  “真是没有想到,若是贸然遇见,只怕将她当做某些高门大户的千金。”

  小道士笑着说:“这就是她家老婆子的厉害,师兄,永安城好歹也是五京之一,这三只脚的羊不好找,但是找一个容貌出众却不难。这容貌的事情,真是很玄乎,如同师弟我来看,前面那一位,已经是人间少有了,但是在师兄你眼中,不过是庸脂俗粉而已。所以这老婆子,就专门找了那些落魄书生,教授这些姑娘,什么琴棋书画,这些自然不用提了,更为难得是十三经前四史这些姑娘都学,有人说,若不是这些人是贱籍,想要考一个举人都不难。”

  戈广牧脸色一红,心想别人一介女子,都如此用心,自己耕读世家,钟鸣鼎食,却连进学都没有。

  不过戈广牧还是先再要见到,于是询问小道士,这玫瑰姑娘,下一次来是什么时候。

  小道士露出了为难之色,对着戈广牧说:“师兄,不是师弟我多嘴,这玫瑰姑娘来这里一次,可是要数十两银子,若是师兄你能到永安城,拜会她的话,递帖就是一两银子,茶水钱就是三两银子,至于赠与首饰费用,那就不一而足了,若非是师弟我,人脉广,这位玫瑰姑娘未必回来我们这里上香。”

  戈广牧说这点钱银倒是小事,他写一封信给自己舅舅就是了,只是自己在道观之中,这也没有银子的地方。

  小道士也是轻车熟路了,说戈广牧没有帮寺庙做事,乃是住持等人看在他新来的份上,戈广牧应该投桃报李,给一些香火钱才是。

  戈广牧说好,然后写信要了一百两银子,这信也让小道士找人带去永安城了。

  这张隆庆没有在,是张庆家在经营店铺,看到了戈广牧的信,心想这倒也是,自己这表兄,好不容易有人管了,这一点费用也算是当做西席的束脩费。

  于是张庆家询问账房,得知上一笔赚了两千两银子,于是取了两百两,带着一个仆人前去长青宫了。

  张庆家到了道观之中,知客通知了戈广牧,双方见面之后,张庆家看着戈广牧果然如同自己父亲所说,没有往日的流气,身体也壮实了不少,不由为自己这表兄高兴。

  双方寒暄了一阵子,戈广牧说着自己在道观的生活,张庆家说:“表兄,这苦是苦了一点,不过这样总比在外面无所事事好。若是姑母见到你这般情况,也会为高兴的。”

  戈广牧说自己倒是不觉得苦,以前坐在书房里面,在张祖望的家里,倒是觉得没有什么乐趣,如今反而有一种逍遥自在之感。

  张庆家说戈广牧安心在这里修道,一切用度,写信来告诉自己就是了,如今生意好做,他这边也不缺钱。

  说着张庆家拿出两封银子,递给戈广牧说:“表兄,这银两你且收下。”

  “有劳你这么远送来,我写一封信,你带回去,到时候去我家账房支取就是了。”

  “表兄,你这话就见外了,你我亲戚之间,何必如此生分,这点银子,就算我送你成婚的礼钱了。”

  戈广牧见张庆家这么说,记在心上,等到日后回到家中再还给张庆家。

  张庆家也不愿意多打扰,很快就告辞离开了。

  戈广牧送着张庆家离开这里之后,小道士又凑上来说:“师兄,如何?来了多少银子。”

  “两百两银子。”

  小道士惊讶的合不拢嘴,这两百两可不是一个小数目,这永安城附近的农民,一户一年也才五两银子,这两百两,基本是一个村落一年的收入了。

  他感叹自己果然没有看走眼,这戈广牧果然是大户人家,他笑容满面,对着戈广牧说:“师兄,那么你拿二十两给住持当做香火钱就可以了。”

  戈广牧摇摇头,说还是拿一百两给住持,自己住在这里,吃穿多是道观提供,住持他们的恩德,自己自当投桃报李。

  小道士心想这富贵人家出手大放,自己也没有办法,只好说:“师兄,你有如此善心,行此功德,自然满天功曹庇护。”

  戈广牧于是前去找住持,说明来意之后,将一封银子给放下。

  住持连忙拒绝,最后戈广牧说这是自己替自己母亲布施的香火钱,住持这才收下,不过他也不是白收下,他询问张氏的生辰八字,准备办一场祈福法事,保佑张氏长命百岁。

  戈广牧谢了之后,住持说如同戈广牧这般向道之人,实在难得了,好多大富人家,都看不破功名富贵,来这里潜心修道。

  住持说着,也询问戈广牧是否要受戒,明年二月四,将要举行受戒仪式,若是戈广牧愿意参加的话,住持可以安排他参与受戒。

  这受戒在道门可是一件大事,受戒之后,才可以颁发度牒,算是道门之人了。

  要受戒的话,一般是有名望的高道考核之后,才可以允许。除此之外也要修行三年以上,才有资格。

  如同戈广牧这种半年都没有的,能够受戒的话,真的是例外之外了。

  戈广牧说自己还没有决定,而且这件事他还要请示自己师尊杨飞云。

  主持说这件事不急,戈广牧什么时候想要受戒,和自己说一声就是了。

  戈广牧道谢之后,去找杨飞云说了这件事,杨飞云看着戈广牧,对着戈广牧说:“我本来是想要你在这里受戒的,不过如今看来,不久之后,我们要去昆仑山受戒了。”

  “师尊,出了什么事情了吗?”戈广牧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他感觉有一件大事要发生。

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

上一章|章节目录|下一章

最新章节X

设置X

手机阅读X

手机扫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