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笔趣阁!

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首页 > 玄幻小说 > 兵王的都市生活 > 188:蓝幽千

兵王的都市生活 188:蓝幽千

作者:夏圣歌 玄幻小说 2020-08-02 03:46:23

  他看见一边的是,昨天的老机械师,送给他的高压电的手环,他看了一眼,果然老机械师愿意无偿送给他,还剩下最后的护拳手套,老机械师看了他一样,“他还睡着在。”

  那个矮胖的汉子,连忙走到他的床边,擦了他的床边,“衰亡的术士街要有希望了,我们也会受他照顾了。次子终于愿意回来了,你还记得我是你的舅舅,不是亲舅舅但是也是你的舅舅。”

  老机械师连忙阻拦过去,“他已经睡了过去,不要吵醒他。”

  “好,嘿嘿,让他好好补补。”矮胖汉子赶忙出门去了。

  李杰连忙翻个身,等他拿到想要的东西,机械师的护手,他再找个理由脱身又不是不行。“你要打造一副护手,需要的是火神的翅膀上的羽毛。”早晨机械师便第一时间对他说,“但是‘火神’是个脾气非常坏的人,他不会随便把自己身上的羽毛拔掉一根给任何人。“老机械师抬起眼镜心理有一些忌惮。

  “我不管他是谁,没有火神的羽毛就没法完成护手的第一步打造。“李杰连忙站起来,握紧拳头,“我要会会这位火神。“

  长长的术士街道上,在街心的大座钟的敲钟声的响起了。这条街道最古怪的地方是没有尽头,当你一直往前走,不管走多远多久又会重新回到街中心,和平常无异。

  老机械师走在前方,空中不时有个红亮的光,从他的左边咻的一身划过右边,那是写通用的追踪器,李杰它叫蜜蜂。

  老机械师停到一间靠街的门前,门前是用两块红艳的鸡血石做的雕像,带高帽的猴子的雕像,手中拿着一把古代刺枪,木托枪柄垂直地面。

  门是普通的金属门,外面漆有红漆,与那石雕交相辉映,院子被箭头栅栏拦在室内。老机械师敲了下门,一个人就站在门外说,你们找谁?语气事不关己。

  他的手上已经多了一簇火苗,可以说是一个引火装置,是个巨大火套筒子,装载在手上,他有一头火焰的头发。

  李杰也没发现他身有翅翼,老机械师总不会说谎。

  突然一簇火苗轰了过来,可是李杰的雷只能纵火不能起到绝对的防火,烧的他鼻子直冒烟灰,他便不管火烧过来,直冲过去,一拳过去还没靠近。火神突然退到一米外。

  “大胆,看见次子回来,还不俯首称臣。”老机械师枯瘦一指。

  火神赶忙收起手中的武器,“我倒不知道有人叫李二,我记的你是机器师,这里不欢迎你,快走。”何况他火神不会把任何人看在眼里。

  “时代不同了,以前的威名早就不在。”老机械师眼中愤懑。

  李杰连忙客气的说,“我们是来借火神的羽毛。”

  可是这火神连话还没说,一道火焰已经烧了过来。

  李杰开出一护屏,两拳已经闪在火神面前,一道火拳对持过来,李杰雷拳已经合上,李杰拳脚并用,火神又再后退。

  一道火柱浇灌过来,每丝火苗也是散射过来,那老机械师用手护身,头上大小十几个探测仪器形成一长形护屏,此时他本担心李杰在那火神面前,以他薄弱的根基处于劣势,心中不时落了一把汗。

  可是此时的李杰却是越战越勇,在那火神的威猛的火势面前并没有一丝一毫的退缩,只见他已经再度欺向火神的身边,这一战必将起到震慑之用,虽说他不过是次子,但也是李家的一份子。

  此时他便使用出那上次,用的隔空长拳,流星散,就是要阻挡他的后退,此次他已经能用分出那流星散。

  大小形态不一的流星散落在火神两侧,火神红眉挑起,心中冷哼一声,区区计量也敢阻他两路,他虽然从没有见过这人是谁,还不至于会输于眼前此人。

  轰的一声,数十条火舌像李杰攻来,只听到一边那华而不实的石雕顿时被炸成粉碎,李杰心中一惊,火神的确是有些威力,他右拳收起连忙纵身跳到那石雕之上。

  轰的一身,那火神已经卸下火神装置,站在不远处手臂上多了道像火羽的九簇火焰,能在手中把火注入拳中,和他的雷拳也是不相上下。

  火光雷电顿时在街道炸成一片火链,想不到这火能烧开他的雷护,解决火神需得速战速绝,一道炙热的雷光劈将过来,轰,悍匹无比的雷拳冲破过来火帘,火神顿时被轰飞两米外,虽说以他强做支撑还能屹立不倒,但胜负也以分晓。

  “既然你输了,就该把火神的羽毛给我。”李杰便对火神说道。

  李杰抬眼看了一眼老机械师,那老机械师连忙从随身包中取出。

  “给你。”火神虽心有不服,手中顿时多了一支像火焰色彩斑斓,殷红的羽毛,身形一闪,便已经消失。

  那羽毛碰的像箭一样飞到李杰的手中。

  清风阵阵,他举起手,手中的拳头被火苗烧的起了水泡,更多了一些疮疤,磨破的血肉混成一团。

  快速打造好护手对他越来越重要了。平静的水面一眼无垠,坐着一尊雕像。原来是座石头雕像,天上纵横着千千万万个宇内的鹅毛大雪。

  湖面早已经被冻的有十厘米的厚,雪花肆虐,狂风呼啸,眼看那石雕像树立在千里之外,也就一个点,一轮圆形石蛋。

  那座雕像仿佛是尊冻人,的确是个活生生的人。

  全身被冰层的积雪裹住,仔细看那冰层深处徐徐的水汽,一张一合,颇有呼吸。

  湖面上突然裂开一个巨大的裂缝,咚的一身,那裂缝是越来越大,分支成一千多条吱冰枝。

  一块血红红艳的鱼鳍破冰而出,次啦在这冰层中拉成一条血链。

  这条鬼怪鱼通体血红,鳞片寸寸成刀,利齿惊人,只一瞬间便就成为了这河道的主宰,破冰伐舟的势头也是惊人

  那冰块雕像顿时被一道狂澜的雷力冲开,一个飞快的身影凌空跳起,这一脚能跨两米,只是两三步已经跃到那只巨大的立冰之上,一塌到那碎裂的冰块上,他便倒挂金钩,凌空一脚踢去,使用的蓄势待发的一个月的力道,

  那怪鱼遭到猛烈一击,本着鱼性却没法俯身看四周。

  此鱼飞驰纵天过后,一群鱼便又起,起码都有一千头黑压压金红一片,个个效仿着这头鱼。

  李杰连忙抓拿一条巨大血红的扇鳍,眼前只是血红一片,一道睛亮的血水落在地上,鱼刺不过太硬,白色的皮肤上立马现出一道血线。

  “哈哈,老子等了有一个月,等的就是你。”他粗大的手指对天一指,眼中却是自信满满,五指一道雷光包裹起来,抓住像刀片一样锋利的鱼鳍,“想跑?”

  而那锯齿像他手面刺去,身后无数小鱼张开嗜血的双眼,惊人锋利的鱼齿下,他们便蜂拥而至,围成一圈,李杰猛的抓住一鱼,很快捏碎,飞到眼前的十条小鱼顿时便被雷拳过去,也只变成残尸遍目。

  一道火雷顿时烧的干瘪一片,他连忙擦去手上的鱼刺,像是豪猪刺扎入肉体中,足足有十根鱼刺,他连忙收起鱼刺。

  看那鱼潮前行的方向,就是老机械师所在的地方,他便心中一惊。

  轰轰,他猛的一拳砸在鱼身上,臂力一甩,那怪鱼与他抗衡,此前救下老机械师才是当前该做的事。

  只是他一道红艳如血的狂雷从天劈下,那群鱼仿佛化成千头食人鱼,像他攻击过来。

  心系老机械师为主,这鱼既然也敢挑衅老机械师。

  他便五指并拳头,猛的向这似鱼非鱼身上连打十拳。

  手擒怪鱼,只是一抛,那头鱼连忙鱼鳍一摆滚落在河岸上。

  “李少,快休息一下,快休息一下。”老机械师连忙要给他包扎伤口。

  “你要的食人鱼刺。”这点伤算什么,李杰连忙从手中拿出十根血刺。

  “好。”老机械师准备好一件上好的羊毛骆驼暖衣连忙给他披上,他便身形一转便坐在那里,在这里等了两个月,他已经腹内空空。

  老机械师,口中吐出一口氤氲的雾气,吹落一只落在他矮短鼻梁上的雪花,从包里拿出一把雪亮的刀,沿着那巨大的鱼身上一刀一刀割了下来。

  白色的鱼肉中渗透些血水,以他矮小的个头,便很久才切开鱼身,在鱼中骨廓中转了一圈。

  那鱼肉肥大的,李杰便陪着他一同找红齿河蚌。

  从里面摸出一块发黑只要蚌壳嘴角暗红长有红色利齿的红齿河蚌,李杰一拳过去,这红齿河蚌竟然坚固无比,的确有点难缠。

  机械师很利索从怀里拿出一个带金刚石电钻的钻枪,沿着红齿河蚌身上划出一圈,碰的一声,看看里面堆满些还没成形灰色的珍珠,大大小小有五十多颗,那不成形也只能沾在那壳内蚌肉中。

  “的确是红齿河蚌。”这种外壳坚韧,像钢丝一样能弯折,眼下的红齿河蚌被切开的伤口已经修复过来,那种细胞增长的速度能在护手上那是极好的,看来老机械师的确有点本领。

  只是他心中有个疑惑,这些食人鱼为何会冲向老机械师,他已经年迈,难道老机械师身边还有能引诱食人鱼的东西,果不其然,他的手中拿出两只黑色多结蠕动,黑长的蠕虫。

  “这是食人鱼,冬季出冰层,想要进食的暗黑蚯蚓,我提前做好了准备。”想不到老机械师故意用自己做诱饵,不惜自己生命,为的就是引鱼出洞。

  夜里他梦见了凌云,仿佛凌云被无数带状的水草裹住又要被人带走。

  连夜他回到草石洞城,问了两个洞城的人,都说不知道凌云下落,他就一拳过去直接轰飞一个。

  拎起倒在地上人问到凌云被关押的地方,凌云的脸上是被打的红肿像是被人殴打过。

  “李哥,你来了。”她把手紧紧伸向他,“族人逼我嫁给要把族里齐焱,可是我一直忘不了你。”

  “别说,和我走。”李杰连忙背起凌云,轰开狱门,飞快的出了监狱,“李哥,我的脚。”

  凌云的脚上挂着一锁链。那锁链太冰冷,她的右脚也被磨出一道惨烈的血痕,早知道就不把凌云交给这些畜生,他连忙挥动雷拳,齐焱和两人走了过来,此时走来的倒是一个全身黑衣有些干瘪的女人,“哼,这个贱人留她也没用,还不如杀了她。”

  李杰奔去轰隆一拳过去,齐焱一口血水吐出来,便被他轰成粉末,也不屑动那黑衣女人,便背起凌云离开洞城。

  回来出租屋,他急忙的把门一关,放下凌云,还查探一下那帮人有没有过来,要是那些人回来他们一定会后悔。

  凌云脸上红霞飞过,漂亮的眼睛像星星一样,一阵香软紧抱起他。

  “李哥,我还怕以后再也看不到你了。”

  他已经不打算再去术士街,那副手套改天再拿回来,带回凌云他本是心里高兴。

  可是他头疼几乎晕眩过去,夜晚凌云紧抱着,他便很快感觉到一股炙热和女孩的香气。刚才的晕眩一定有原因,时常这样不是一两次,凌云轻轻吻了他一下,像是初吻。

  那股要他命的黑气果然还在,从他第一步进入学校的那一天起,他就发现了那股诡异的黑气,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  他现在唯一担心是凌云,他要把她放在身边,不能再相信那些石洞人的话。

  凌云睡在他的身边,他才终于平静下来。

  “做梦一样,我终于等到你了。”她把头轻轻的靠在他的肩膀上,是一种信任。

  现在她无依无靠也只能依靠李杰一个人,但是她相信李杰。

  从她第一眼看见他,她就相信,他一定能带她离开暗无天日的天地。

  李杰真做到了,她盼望很久才等到李杰的出现,可是李杰说出一件震惊人的事,“我必须要早点和你结婚。凌云,我等不下去了。”

  一人出现在门外,“手套已经打好了。”老机械师把一副崭新火红的手套放在桌面上。

  “我已经打算和凌云结婚了。”

  老机械师眼中出现一脸惊讶,“我觉的太早了。”

  “不,我必须要和她结婚,否则她会被人抢走,我不放心。”李杰经受不住,她随时随地的消失,必须想尽办法把她留在身边。老机械师连忙贺喜的说,“恭喜贺喜,这是一件喜事。”

  结婚仓促的进行,没太多仪式,交换完结婚戒指后,李杰很满意的看着他的小妻子,仿他总算踏实很多,只要她成了他的妻子,凌云就不会再被其他恶人骚扰,更不会成为其他人的妻子,这件事本来就是两厢情愿的。

  他还特地请了草石洞里的长老们,来吃酒席,这件事传开闹的沸沸腾腾的,他要的就是这效果,从而打压洞里那些打歪主意的人。

  于是第一天他紧抱住她,第二天他就大胆的破开了禁锢,凌云已经不再害怕,第三天他拿出那只鲜艳的护手,这护手弯折后质量不错,凌云的终身大事再也不会被他们族人随意安排了。

  同心的戒指在黑夜中闪过有两枚,心心相印,永结同心。

  他猛的看向天空,他必须要查出李洛当初去了什么地方,李洛快三年没有见面了,真化成碎片的话,那也必须让他活要见骨死要见尸,是谁有这等强悍能把李洛击成碎片,婚宴过后,他把这件事告诉老机器师。

  “这件事,我一定会帮你查清楚。”老机器师说完便向街头走去,“如果你有事,一定要告诉我。”

  李杰准备为结婚花半个月去海边度密月,此时一个人垂头丧脸的来了,这人一脸伤疤,眼神疲惫,穿着一身破烂衣服,坐在他家门口,是凌云最先发现,他又怕凌云被别人坑骗,连忙对她说,你到屋子里面去,我去看看到底是谁。

  这段时间,他用永恒盘喂养金线山蟒有段时日,金线山蟒是成长了许多。 一个黑影突然从窗外闯过,雪白的刀刃闪过,他有些担心凌云的安危。

  他便去追凶手,一个人阴恻恻的笑着。那人手中多了一本书,凶狠狠的把目光投在这本书,身上杀气纵横,还没等他打开那本书,一道极其恐怖的雷电已经降落在他的身上,十五道雷火烧向那人,瞬间化成糜粉。

  清晨,李杰被门外串串脚步声吵醒,起床跟出去,刚跳到一尖顶房屋,那人气势勇猛,一拳过便从他肘子下击去,他连忙一阻隔,拳声呼啸,猛的擒住那人,右拳俯冲下去,刘星连忙把鸭舌帽子一扯,“李哥,知道是我,为什么用拳过猛。我是来看看你和大嫂的。”

  这事怎么会传的这么快,他心里一惊,刘星怎么会知道他结婚,那一定是柳茵透露的消息。

  “想不到你的拳法还是那么凌乱古怪,实在让人看不透章法。”刘星穿着运动衫头发已经遮住鬓角,哪里还是个和尚。

  “我的拳法当然没有你自成一家,我又不像你独一无二,出的是少林正宗。”李杰叹了一口气,像他这样靠自己磨出来自己领悟拳道的人还是不多的。

  “你为什么回来了?”

  “女人是难缠,我还不如当和尚,我可不像你有家了。”刘星仿佛心有怒意。

  李杰连忙掏出那本书,“这本书只有你看的懂,像是一本界书。”

  刘星看的懂,那必然会知道怎么打开,也许这本书才和刘星真正有缘,永恒盘破碎他无法进入界中,等他进入界后,他就能知道到底李洛是怎么变成碎片的,又是被谁所伤。

  刘星翻开书,那本书像是被狂风吹过,如那天呼啦啦的响,一道强盛的白光在书中亮起,也许整本书也快融化。

  他们两人已经站在一个新地方,四周像红沙炙红的墙面,眼前是葱郁的树林。

  李杰看见一望无际的红沙地面上,流沙城,他眼中第一判断是这样,但不是。

  他走到一块地方,其他地方极热也只有这块地方清凉,他看见一个熟悉的倩影,莫依依,她不是已经死了。

  还有一个人是陈玉娇,这是什么界,他和刘星穿行过去。

  “李杰你怎么来这里?”莫依依连忙喊道,心中万分焦急。

  当李杰摸到她的手是温暖,并不是冰凉。

  “这里界主可不是好人,他们已经抓了无数个的女人做界妃,连我们也……”

  原来陈玉娇和莫依依由着流沙成掉落到这一界了。

  “这界叫万沙城,是真正收集所有时空碎片的主站。”莫依依说道便要引路,“也只有碎片主堂才会有所有的记忆碎片。”

  莫依依领着他走入那件黄色的碎片主堂,巨大的能源光线充斥着天空。

  他便看见空中漂浮着千千万万,大小不一的碎片中找出李洛的碎片那是非常困难的。

  “但是通过血缘可以找到你的亲人,那就是记忆碎片的规则。”陈玉娇站在一边说道。

  一滴半透明的血滴落在空中,却是越浮越高,突然碰的无数像红外线的光线发射过来,骤光一闪。

  一张极小的记忆碎片落在他的手中,那是一片半透明的骨头,骨头上立刻显出,一把失去主人的刀,弧形的圆刀,刀柄朝内,那把刀可以通雷,便是一把真正的闪电刀。在漆黑一片中,晃晃悠悠,摇摇摆摆,仿佛像一只船,在唱一首歌,那么的孤寂。

  突然碎片主堂外传来一声仓促的兵器相斗的声音。

  李杰和刘星在主堂门外开出一小缝隙,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厮杀中。

  “阴夫,快把我阴家的碎片拿到手。”说话的是个少女,倒是有些模样,身边站着一个拿着左右双锤子的牛头人应该是她的夫君。牛头人连忙长尾一甩,锤子在手一轰,震的地面一阵颤抖。

  “是谁跑到我,记忆城来撒野,不想活了?”又一小队军队赶来过来。

  后面跟着一个人,四方脸三角眼,身形高大有一条辫子,是个三米的巨人。

  一群士兵围住阴夫夫妻,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手里的刀兵器全向他们砍过来。

  这巨人绝对不是界主,顶多是一界的门神。

  那阴夫手法也高妙,“我是酒山川的阴夫,上次你们强行留住我酒山川的川主的碎片,今天我们是让川主回归故土。”

  刚一说完,眼前一堆兵突然脱下衣服,身上个个里面是带川字的兵服。

  场面突然出现逆袭,让人惊讶。

  “没有界主的准许,你们没法私自闯入本界。”

  “废话,界主现在不在城里,说那些话有什么用。”也是一道蓝色水龙突然闯入冲入人群中,那巨人便被蓝水困的寸步不离,猛的抓住一根水柱顿时一撕,眼前酒山川的两人已经滚在地上,吐血身亡。

  “这里不安全,跟我来。”莫依依连忙拉着他的手说道。

  又到了一广袤的新天地,一个声音传来。

  “界主不在,不知道你大驾光临。”便是早先术士街的王蜂。

  “给我蜂王建立巢穴需要资源越来越好,等他出世后就会带他回江南市。”

  眼前便是一座仿佛黄泥堆砌的巨大城堡,看那城堡阴森森。

  莫依依和陈玉娇也消失在半途中,刘星便看着他。

  他进入那巢穴便看见无数蝇虫在飞舞,在中间看见十颗奇亮红眼的圆球。

  下一届蜂王一定要从这十颗中厮杀出最后一颗,这蜂群生活也是极其残忍。

  咯嚓一声,里面有只小手爬了出来,他就心中一惊。

  冒出一颗睛亮的眼睛,不知为何除了这幼蜂头顶上有两蜂形触角,和那人类却没有任何异样,极其憨厚。另有一颗却是浑身黑幽,一脸凶利,还没等他要救幼蜂,那只凶悍幼蜂便用厉爪在那只不动的幼蜂身上划出一血口。

  看来这只憨厚软弱,远远是成不了下一届的蜂王,也没法逆袭了,却要成为一个血淋淋的牺牲品。

  李杰心有不忍。急忙抓住那软弱憨厚的幼蜂匆忙用身上仅存的外套一裹。

  不会有人知道少了一个幼蜂。凌云看见一定会像以前一样绽开笑脸。

  刘星半天还没醒悟,两人半天走出王蜂的巢穴,一路看见阴夫,他的胳膊受了点伤,带着一帮残兵踉踉跄跄的赶了过来。

  “你是否要找出路。”李杰连忙拉住这队人马,“我可以帮你们找出碎片。”还没等阴夫话没说完,身后的门神赶了过来,来的却是两个门神,一个全身红色,“我叫快乐王,来我门的那就一定会快乐,所有的烦恼都是王八蛋。”

  一个全身蓝色,“我叫不乐王,来我门的人那就一定会受无数烦恼煎熬,痛苦,所有的快乐都是王八蛋,都是王八蛋。”

  之前的牛头怪就是快乐王,原来这张马脸的就是不乐王,倒像是一对牛头马面。

  “你快乐吗?”快乐王说道。

  “我不快乐。”不乐王又说到。

  轰轰,阴夫夫妻已经没法逃走,碰的一身,阴夫带着那队残兵,突然面露凶色,已经在地上打滚,已经死亡,他们身上插着大大小小的一百多个短刀。

  阴夫突然一身唉叫,“废话那么多,我现在和你合作也没有用了,我们都得等死。”

  便往西边跑去,李杰刚要拿出界书,手中顿时多了一把火焰,那本书居然被烧的成灰。

  啪啪,李杰也是急的仓皇要逃,“身上那条金线山蟒突然从他口袋滑落下来。”

  “这是缝隙狂兽。”不乐王的眉头皱了一下,要看要一脚把李杰和刘星踏成粉末,快乐王立马凑了过来,嘀咕了两句。

  卷起一阵狂风,李杰,阴夫,不痴三个人便躺在一个华贵气派的大殿。过了有一刻钟,有个嘴唇发黑皮肤全黑,一溜头发直接遮住双眼,的人从柱子后面走了过来,“欢迎欢迎,我是这里的界主我叫不寻岸。”

  李杰看了一眼不寻岸,下巴奇尖有两撇很长胡子。

  “我想你一定不是界主。”看那气势也不像。

  “是的,你的眼力真不错,口误口误,我怎么可能是界主,不过我是万沙城的城主不寻岸,界主当然和我不是一个人,这一界的全名是万沙、万海、枯沙、白沙、枯山、无沙、黑沙、没天、红沙、不下、干巴、快快乐、不乐乐,共十三城,掌管十三城的界,是十三位城主一起掌管着一大界的,这里就是万沙界,我不过只是一小界。”

  不管这一界有多大,这界如此广袤。

  “金线山蟒是很难到的,活在缝隙里,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山蟒了。”不寻岸是能跨界的高手,更是一大界主,不可能得不到这种宝贝的,“因为我界比其他界地大,就我一个人掌管着,我很难去往地球寻找。不寻也难寻。要是你愿意把他给我,我会立刻送你们安全回去。不过我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,你有条件完全可以说出来,也好商量一下。”

  “你是万沙城城主,那你能不能帮我完善我的永恒盘。”

  永恒盘破碎,但是不寻岸是能收集碎片的高手,估计已经换了好几个星盘,何况金线山蟒他已经养了很久。李杰忙把一枚星盘,直丢过去。

  不寻岸瞬间欣喜若狂,“要是你把这个给我,我就……”

  不寻岸也太猾头了,他要用更富有的东西骗到星盘,李杰连忙说,“那可不行,你应该不会把这小星盘放在眼里。”

  “当然不会。”不寻岸笑着说,李杰连忙把金线山蟒丢给他,他便很快收了起来,仔细看了一块星盘,手中顿时多了一道光,一张完整的星盘落了下来,永恒盘重新恢复。

  等他炼到能超越风暴绞杀的速度,那么像这个界主疯狂行走也不是不可能。

  “好,我现在就送你们走。”

  “等一下,我这位朋友他还要拿回亲人的碎片。”

  “记忆碎片是不能拿出来的,对十三界来说那是犯法的,不过这些都不是问题了。”不寻岸嘿嘿笑了两声,好像李杰和他颇有眼缘。

  阴夫激动之余连忙对李杰说,“李杰,要是有天,你要帮忙大可告诉我阴夫,我就在枯沙城边境。”

  既然他们都在同一个大界,为何他们完全不见面没关联,让人实在也猜不透,也许这十三界本来就是相互厮杀,各自为主。

  等李杰回到江南市,和不痴同回到家里,重新看了看碎片,碎片中立刻出现一声巨大的爆炸,之后就是那把刀,再也没有其他的了。

  巨大的爆炸像把天也给撕裂,轰隆隆,到处是碎石,但是他已经查出这张碎片的位置上面刻着,地球B市。

  凌云坐了过来,“老公,你这些天没回家饿了,我给你做饭去。”

  他紧紧拉着凌云的手,“你看我给你带什么回来了,老公我对你好吗?。”

  他把一只幼蜂丢给他,以前是机械龙,现在是幼蜂,凌云看着手中的幼蜂,脸上红艳一片,双手绕过他的脖子,连忙在他脸上亲了一口,“还是老公对我好。”

  今晚李杰又可以享福了。

  清风吹过,他拉着凌云的手,凌云早把他的包裹收拾好放在车箱里。

  外面肆虐狂烈的寒雪,眼前的城市一片银装素裹,成了一片雪花飞舞的天地,他拉着她的手,两人向北方走去。

  “我走了。”

  “我等你回来。”

  当车子开入高速,很快进入B市的郊区。

  和每座城市一样,外环以外的是低矮的城镇。

  寒冷的雪夜袭这里,落的是一地干硬的冰路,被众人踏过了无数次。一朵雪花落在他的头发上,他走入一间小旅馆,旅馆外面停着三四辆国外车。

  他对B市还不了解,好在柳茵说,她有个做明星的表姐,也就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女明星,他也在报纸见过她,各种杂志期刊都出现过柳丝丝的身影,听说这女人父母在国外,她是模特出来的,魔鬼的身材倩丽的模样。

  在B市的上空,这是一座最繁荣的城市,灯光中有一个巨大闪耀的广告牌,一座耸入云端的玻璃高楼,在这栋第三十层的高楼上,一个女孩站在镜子似的玻璃俯瞰街道。

  她全身穿着一身绿裙,正坐在沙发上,她的美很难去形容,云唇盘发,她双腿曲轻轻放在柔软的沙发上,一声仓促的脚步声传来,“我已经告诉蓝幽千,今天酒喝多了陪不了了,会议已经结束。”

  刚没说完,门已经被人横冲进来,两个粗手粗脚的保镖走了过来,她刚想着按红色警报按钮,她的秘书秋艳早被人请了出去。

  “你们凭什么进来,我还在休息,后天我还要演出。”

  面前头高大的保镖早把她抬起来,“我……我要上厕所……你总不是让我……”

  料她也不没胆从三十楼跳下去……

  保镖看了看手表,“好,时间还来的及,让大明星撒尿去。哈哈”

  在场黑臭的保镖哈哈笑起来,她柳腰一扭已经钻进洗手间,多亏她平时也锻炼,她便弯腰从第三十层………

  此时李杰真观察这栋高楼,有生之年他第一次见过让他心脏激动跳出来的高楼,咋会这么高呢,比江南市的最高楼还高两倍,走累了肚子也就饿了,从包里拿出一捅方便面,拿着一捅香喷喷、热气腾腾的方便面。

  一阵寒风过去,他正用眼睛抬眼观摩这座大楼,他天眼放开,附近到楼顿时溶于视线中。冬天里,外面不开空调,一个穿着裙子的女人正被卡在三十楼的外摇手喊救命,他猛的一看几乎快把面条也快喷了出来。

  在没有人影的暗巷,那头独角的青鳞刺硬的长翅发着暗光,他纵身跨上炀兽身上嗖的一声消失在空中。

  柳丝丝从没有看见这种场面,比电影还真实,从眼前这人来历后,她清楚的知道他从江南市来的,柳茵介绍来的,不过柳丝丝不像柳茵是有柳家血脉的人,她只是个普通的人。

  “你来这里更好,我这边有很多骚扰我的人,你可以待在我身边,我会给你很多钱。”更让她难以相信李杰已经结婚。不过是她妹妹介绍来的人,她这是提议。“柳茵提前给我电话,我也帮你安排好住处了。”

  两人走到一串住宅区,大大小小的方形房子里,他们走到一处面积很广的地方,那边却是靠着悬崖。

  大明星住的房子应该是亮堂辉煌的,等他走进去便觉的阴森森,不时还有咯吱的声音,像是木板坏了很久。

  “我平时工作根本没时间修理房屋,这间老房是我亲人留下的,小时侯的记忆都在这里,我也不想把它卖给别人。”

  柳丝丝一步一步快步走上那腐化不堪的楼梯。

  二楼却比一楼好很多,上面基本是一现代化建筑,一楼是老房在它上面多建了一层。

  “你住我的隔壁好了。柳茵信的过的人,就是我信的过的人。”

  半夜李杰从房里摸出来下楼,看着楼梯深不可测,吱呀的还在响,忙开天眼,这楼下地面有异常,竟然还有无数的奇怪形状的虫子。

  以前他在出租屋也见过一些,不过这种滴液的虫子,大概千头,跳下楼去,左右冲来有百头白眼腐虫,仿佛形如巨型蛆虫,见到他便冲了过来,一声腐败的味道刺着他的鼻端,他雷拳已经杀去,这些腐虫断成两节,还能继续增生,他便连轰几拳过去,杀的也是费力,便听到一边传来一声恐怖的嚎叫声,“啊”

  原来房里还有人,是保安,他便看见一个人拿着手电筒,全身已经被这些腐虫,啃食的只剩下血肉一片,他一摸去,人没有呼吸已经死了。

  “李杰,刚才是什么声音?”柳丝丝已经打开楼梯边的电灯看着地面绿油油的一片,她的脚刚踩上去,软软的有一个弯曲的腐虫已经爬了过来。

  一道雷落在她脚边,很快化成焦炭,她便奋力的往楼梯上爬。

  有数十只虫子闻到血腥味也要爬上楼梯,“快上去别下来。”

  轰,一声巨大狰狞的雷弧划过地面,李杰便狂砍地面上的腐虫,没多久地面除了还在弹跳的白眼腐虫残缺不全的虫身外,已经扫除完了。

  “我认识,这定是蓝幽千……”蓝幽千真要至她于死地,她早就不再受他的控制,她顿时眼中惊恐起来,地面上的腐虫已经把保安蚕食的也只剩下几根骨头和一件衣服。

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

上一章|章节目录|下一章

最新章节X

设置X

手机阅读X

手机扫码阅读